位置:首页 >画框成品 > 中国书画装裱技法-第六章第十三节古字画修复(揭旧画心全色)之九

中国书画装裱技法-第六章第十三节古字画修复(揭旧画心全色)之九

来源:洛图装裱 发布时间:2020-05-16

  九(一)全色 古旧书画因流传很久,或几经揭裱后画面 残损,或部分已模糊不清,需要用墨或色把它 补好,使原作恢复光 彩。所以,“全色”是装 裱工作中的一个重要环节。但在史料中所见论 述不多。后来,人们在实践中积累了一整套” 全 色”的经验,画经全补后,可使画面富有神采, 色彩犹新。全色时正如周嘉胄所说“贯虱之睛, 灵惠虚和,心细如发, 而不应该“曲折如意, 随手苟简”。 否则,画遇医不善,则“随剂而毙”。这 样就达不到“全色”的目的。我们为了避 免出 现这个“毙”字,在全色时,要注意一点一滴 按画心的不同情况,分别采用各种有把握的方 法,添补画色,全好残缺 。 补画全色,与画家那种纵横挥毫、随意作 画的情况不同。在装裱中会遇到各种不同的内 容不同流派的绘画作品需要 全补,因此,装 裱人员应有丰富的绘画知识,有一定的绘画技 能,了解各个流派的风格特征和笔墨特点,才 能把遇到的具 有不同风格的各种残画补全成 幅。否则,就不会达到应有的水平。 凡是经揭漂,矾过而又残破不全的画心 都要先挣在 壁上待全,然后,再根据画心所要 裱成的形式及观赏的特点,再酌定如何放置全 色 例如,手卷、册页多平放在桌子上欣 赏, 全色时亦应挣在壁子上,平放在桌子上进行工 作,即所谓“平全”。 如立轴是立式悬挂着来欣赏,则要立式挣 在壁 子上“全色”,即所谓“立全”。这样进行 “全色”就可以达到较好的欣赏效果。在着手 “全色”之前,还须针对画 面残缺部位的色调 配出适当的颜色。 调色 墨、花青、赭石、藤黄是全补画心空地常 用的几种颜色。在一般情况下,以 其中一种为 主色,掺杂其他色而调出所需要的颜色来。 每次调色不要过多,只够当日使用便可。 调色时,应调得比原画 心颜色浅些,则无害, 如全一次不成,可多全一遍,达到与原画心色 调统一为止。假如急于求成,想要一次即染出 所需的 色彩效果,反而容易使全色处发暗,色 彩呆板。这是因为水色不易浸进纸纹,只浮在 表面,如果将颜色调得浅些,色稀就 容 纸内,两三遍全就,能够减弱“全色” 手是图间 光,色彩也较灵活润泽 由于调色不当,补全处,干后与画心色彩 色调不 一的,可用另一色去遮盖。比如原画是 米黄色,全上的红颜色较显著,可配些黄色压 压。如果,用另一种颜色还压不住, 或者因 这么一压,反使残缺处颜色变深的,可用水笔 掉重新全补。

传统手工装裱卷轴展示图

  2.光线 进行全色时,应选择光线适当的地方,这 是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一般“全色”在光不 夺目而又明亮的地方 最宜,全色时,还须按画 心形式和欣赏形式的不同分别采取“平全”或 “立全”,这样就不至于使全补上的部位明显地 露出痕迹 由于光线的关系,画面是朝东全的,再使 画面朝西,就会显现出很多的漏全处,为使全 过的画,经得住左右观看 ,就须在光线强弱不 同的位置上进行检验,把漏全处补全。 画心脱落处常常在“全色”后仍然发暗, 遇到这种情况,可 磨白发水涂在上面或者将白 芨水掺人色内全之。   3.全法 调色后,一般用小楷笔,如小蟹爪、大蟹 爪全补,每当全第一笔时,首先试一试,补色 是否漏矾,若有漏矾处或 矾性过小,笔到处 容易出深点,须再矾一遍。否则,你就是全补 神手,也不能成功。画心有大块残缺的,可用 羊毫笔,用 烘染法,效率高。一般全补画心上 小块的脱落处,用小楷笔从右往左一笔一笔地 挨着全。即所谓的“波进法”,但笔尖 不要蘸色 过多,而且要特别注意,不能把颜色蹭到原画 心的纸素上,不然,会出脏圈,影响画面整洁。 有些窟隆的磨口部 分,须用较干的笔点补,才 能求得色调的统 “全色”者必须掌握好点,勾、染,波进 净几种“全色”的方法,随机应变, 使画面协 调一致,我们所谓的“点”,是适用全小窟篷、 磨伤处。所谓的“勾”,是用在全补时,只有 笔尖下得去的小 缝时使用。波进法(图43)是 用在全大块处,手执斜笔从右向左上下行笔进 行全补,若该用波进方法全的改用勾的方法 就易出一道道的笔痕。 如果画心基本上完整,或本来就是幅新 画,但仅有一两块挖补处需要全色的,全补时, 一般是先 用羊毫笔烘染,较淡的底色,再用小 楷笔全之。这即所谓: 大胆落笔,细心收拾。 古人云 经一纬之谓织,一纵一横之谓画 。一丝 不平,是织之病,一笔不妥,是画之累 南北朝时期的姚最在《续画品并序》中曾 说 轻重微异,则奸鄱革形;丝发不 从,则欢 惨殊观, 图43用波进法执笔全色 由此可见,在全补画心时,如果该着浅色 稍微深了一点,或者该着深色又稍微浅 了 点,如果有一笔跟不上,就会改变人物的形象, 而改变人物的悲欢神情。因此,我们在全补残 破的画心时,绝不能匆匆 下墨。粗心大意,掉 以轻心,这样就会出问题。即使全补一枝一叶, 也要细细料酌,反复揣摩,审定应补全部的用 笔、用 墨,然后才能轻勾轮廓,补缺成全,力 求使补全处的一笔一墨与全局脉络息相通, 浑然一体。否则,所补全的笔墨或与画 面物色 各不相顾,或落墨处浓淡不分、层次不辨,就 会使古书画失去光彩,毁坏作品。 清代画家龚贤的山水画用笔具有 皴染兼 施、外润内骨、阴阳分明、气韵生动的特点, 我偶见一幅龚贤的绢本山水画,画面是山无远 近,石无向背,黑糊 糊的死墨一团。